全面啟動現實版 Linux盜走Windows美夢

KDE 是一個強大的圖形桌面環境,各項關於 KDE 使用上的問題或討論歡迎在此提出。

版主: AceLan, Franklin

全面啟動現實版 Linux盜走Windows美夢

文章訪客 » 週四 9月 30, 2010 2:44 pm

http://digi.tech.qq.com/a/20100929/0006 ... um=twitter

  Linux一直試圖在桌面作業系統上與Windows一決高低,但是多年來贏取的市場份額非常有限。事實證明,除去PC桌面,Linux還有很多可 以爭取的市場空間。隨著近期,諾基亞Maemo與英特爾Moblin專案合併後推出MeeGo作業系統,穀歌Android作業系統在智慧手機市場取得的 進展,這些基於Linux平臺的自由軟體接連迸發,無疑都讓人歡欣鼓舞。

  同時,KDE這個14年來伴隨著Linux走進普通用戶電腦桌面的圖形桌面,也迎來了革命性的時刻。在2010年,KDE每年一度的Akademy國際會議上,KDE確立了兩個重要的主題:擴大KDE軟體的使用而不僅限於桌面電腦上;通過社交網和雲計算連結使用者和資料。如今的KDE早已不局限在Linux桌面,它甚至支持世界最大的行動電話和處理器供應 商。

  我們可以看見,MeeGo、Android、KDE等的靈動性正在被啟動,作用正在被放大,這讓基於自由軟體研發 的技術人員有了用武之地,也看見光明的前景。不過,對於Linux向來的對手Windows來說可就沒有那麼輕鬆,他們會感覺原本自己坐擁的市場被瓜分了。如果用當前流行的一部電影《全面啟動》來比擬,Windows的美夢Linux被盜走了。

  就連諾基亞公司MeeGo軟體主管Valtteri Halla也聲稱,他不但在幻想著不滿一歲的MeeGo如何將接管世界的願景,而且還邀請KDE一道去實現這個夢想。

   值得注意的是,google Document、Dropbox、Facebook、Twitter以及即將發佈的google Chrome OS等,都已經將目光聚焦在KDE社區的互動性、操控能力和線上服務等方面。那麼,KDE正在發生著哪些你意想不到的變化呢?下面,讓我們一探究竟吧。

KDE走入移動設備

   事實上,KDE已經將移動設備作為目標,甚至計畫從KDE 4.0就開始了。隨著Valtteri Halla的出現,連同其他諾基亞和英特爾的代表都對MeeGo有興趣,這就提供了一個絕好的機會,讓KDE炫耀其現有的移動通信技術,展示其未來的計畫 並分享他們的經驗。

  MeeGo得以協同工作和促成在逆境中的專案,得益於KDE的良好性能。諾基亞甚至已經改編KDE 的Koffice應用程式以打造一款移動辦公瀏覽程式,同時,還修復了Koffice中的Bugs和完善KOffice處理微軟檔案格式的功能,這實際上 也節省了諾基亞的大量時間和從頭開發解決方案的費用。

  KDE個人資訊的管理團隊的Till Adam表示,自己已經使用Kontact(Kontact是KDE裡的個人資訊管理軟體)在自己的手機上了,在推向普通大眾之前還需要拿出一個最佳版本。對於Kontact來說,最主要的挑戰就是要適應從介面到小螢幕的轉換,降低處理器和記憶體需求,並將網路交通降到最低。

  當然,最終目標是要遠遠超出目前可見的移動電子郵件用戶端的能力。Adam認為如果電池壽命的負面影響能夠進一步降低,它將可以讓用戶用他們的手機做更多事情。
  
用桌面地球儀找到自己的方向

  隨著KDE 4.5版本發佈,桌面地球儀(Marble)將包括用OpenStreetMap資料進行先進的本地搜索,以便用戶能夠找到並通過列印位址可以快速移動到目的地。

  Marble也正在獲得路徑規劃的能力,展示在地圖上點之間的航線而且提供循序漸進的指示。結合GPS定位意識,這將使Marble可以作為一個完全自由的導航系統軟體。

  另外一個特性是實現讓地圖追蹤用戶當前的位置,這是目前google夏季程式碼項目正在開發的一部分。

   Marble的開發者也一直在努力使Marble移動起來。它已經可以運行在Linux、Mac OS X、Windows和MeeGo等多種系統上。Marble的開發者已經實現了這種功能,下載OpenStreetMap資料以供將來使用,特別是當一個網路連接是無效的或昂貴的時候,使本地地圖在高解析度下依然是可用的。

在手機上的等離子

  聽說過等離子電視,但是沒有聽說過手機與等離子拉上關係。研發人員正在研究一個新的領域,等離子正在被開發放在智慧手機上使用。Artur Duque de Souza和Alexis Menard德斯•索薩聲稱,這樣的狀況距離我們還遠。

  雖然,為手機製作KDE介面的一些實驗性工作始於2009年,但是,官方開始等離子手機專案是在2月份。

  等離子體手機的目標是在介面中,擁有更強大的定位和上下文感知。例如,當使用者在步行、用社交網路的時候,遊戲將不會在主頁面上出現,從而避免你在工作的時候受到擾。

  Marco Martin對當前用作移動網路設備的等離子上網本作了一個概述。等離子上網本帶著KDE4.4甚至是,更穩定、更加完美的KDE 4.5亮相,伴隨著流暢的動畫和更多的資料緩存地廣泛採用,能夠減少處理和網路的要求。

  Alessandro Diaferia展示他在即將到來的等離子媒體中心的工作,這個中心的目的是要在基於KDE技術的統一介面裡,完成看影片、聽音樂和查看照片等基本功能。

  所有在等離子媒體中心的東西都是一個等離子部件,這意味著任何元件都可以根據個人喜好更換,包括播放機。多種部件能夠同時使用,所以,你可以很容易地邊看假日快照邊聽最喜愛的音樂專輯。

  中繼資料將用KDE的語義桌面層來跟蹤,這樣它就可以在傳統KDE桌面應用和媒體中心之間分享標籤和等級資訊。網路服務也將被整合,使使用者在不離開介面的情況就能夠直接訪問來自YouTube和Flickr的內容。

  最新的一項技術預演應該可以在2010年的秋季與我們見面,而且1.0版本也將在2011年的KDE 4.6中見到。

將Web帶到桌面上

  Sebastian Kügler參加了Akademy網站和雲計算的集會,參與討論要怎樣做,才能夠讓KDE軟體,在不丟棄14年來工作的桌面應用軟體,還可以充分利用網路服務

  他解釋一些基於Web的應用程式當前面臨的問題:他們依賴於網路連接而工作,並有一致的使用者介面,而且因為他們需要工作在更大範圍的設備類型,所以他們未能充分利用其力量和大部分家用電腦的大螢幕。

  要克服這些問題,Sebastian的建議是將資料從外觀中分離出來。資料可以存儲在雲中,但應使用本地緩存以支援離線使用,而外觀可能被KDE應用程式處理。

  在KDE裡,這些概念被稱為絲綢項目而且統一存在KDE技術裡。這些包括用Nepomuk(KDE的語義桌面層)的索引網頁和用Akonadi(KDE的資料存儲引擎)使RSS解析可以關閉。

  Sebastian也提議,通過KDE的Dragon視頻播放機讀取YouTube視頻,並且在Gwenview圖像檢視器中流覽和標注Flickr圖像。這些幻想已經開始成為現實。

  在KDE應用與網路服務的互動是好的,但對於自由軟體的宣導者來說,封閉的服務是一個問題。

  Frank Karlitschek,在社交網路和內容共用網站的OpenDesktop家庭背後的力量 (包括KDE-Apps,KDE-Look和Gnome-Look),已將注意力轉向了雲。

  他最近一個在KDE內的專案,如我們所知是OwnCloud,旨在提供任何人都可以安裝的免費的雲計算系統。

  你可能想知道為什麼會有人不怕麻煩去安裝自己的伺服器,但對於Karlitschek來說,動機是清晰的。它不僅促進自由軟體,防止自由桌面對於網頁服務的所有者來說變成了一個介面而已,但它也給使用者完全控制他們的資料和特徵的加密選項。

  對於個人來說,保護他們的隱私是很重要,但處理敏感性資料對於公司來說又是必不可少的。它也容易掌握變化,因為OwnCloud採用FreeDesktop.org開放合作服務標準的通知,結合KDE的通知系統。

  Koffice開發基於Web的開放文檔格式編輯器的工作已經在進行中了,所以它將有可能在常見的Koffice介面中編輯文檔或經由流覽器。協同編輯的功能也計畫在未來加進來。

  OwnCloud 1.1的發佈時間最晚在2010年,共用的資料將被啟動,用來整合基於網頁的畫廊和音樂服務的外掛程式都將是可用的。在未來的發展中,進一步檔的版本(可能是基於Git)將會增加。

  雖然移動應用程式和網路服務一體化是KDE發展令人興奮的新領域,貢獻者仍然沒有失去將關注的焦點放在傳統的桌上型電腦。

  5月份,KOffice發佈其2.2版本,第一個KDE 4.x版本被認為適合實際工作。Inge Wallin提出了未來KOffice的研究方向而且展望了即將來臨的特點,包括對1.2版本OpenDocument格式的支援。

   他還討論了在Koffice中,對於特性的利用,這使得任何一種應用對於所有人都是可以使用的。用這種方法,KPresenter簡單地從KWord嵌入到文件中。從Krita(圖元編輯圖片)和Karbon14(向量圖)。KOffice應用程式也被演示運行在Windows環境下。

呼籲社區去尋求統一

  Koffice的繪畫應用程式,Krita,特點是以一個隔離的狀態顯示。Lukas Tvrdy做了一個產品演示,用刷子引擎做自然繪畫。Tvrdy一直廣泛地致力於此,他非常感謝收到來自於社區吸引來的資金。

  長期支援KDE的開發商以及福音傳道者Aaron Seigo表示,KDE已經受歡迎多年,然後列舉了一些它的成功之處,包括持續部署5千萬在巴西學校電腦桌面上,以及獲得數萬額外部署在大學校園裡。

  KDE桌面的部署在葡萄牙幾乎翻了一倍從4到7萬筆記型電腦,還有一大堆KDE部署在委內瑞拉,而且在德國全球範圍內的大使館裡,KDE軟體用於電腦已達11000個。

  Seigo呼籲社區去尋求共識,而不是總是努力追求一致意見,為了達成一致的行動路線而迫使他們追求快捷。最重要的是,在每件事情上,KDE都要做得簡潔。

  他敦促應用程式開發者檢查其介面,讓它們更直觀和一致。圖書館的開發者應該在API上做同樣的事情,他補充說。應該減少“行話”和儘量少得彈出錯誤警告(除非最緊急的錯誤)。

  在短短的時間內,Seigo主要思想產生的影響是可以看見的,作為開發人員調整他們的介面,探討最佳的方式做事,經常請Seigo評估他們的作品是否簡潔。

  Michael Leupold曾提出KDE和Gnome之間合作開發一個統一標準來存儲機密。目的是KDE和Gnome應用程式都能夠分享一個公共的機密結構,但是至今,仍然是分開的圖形介面。

  如果他們需要揭開一個在Empathy的帳戶,一個KDE用戶將被提供一個KDE介面,而Gnome使用者將看到Gnome介面用於密碼管理,即使他們喜歡用KDE的Kopete聊天。我們希望這個標準也能吸引其他軟體的供應商,例如,Mozilla。

小結:Linux源源不斷的技術和功能的創新皆來自於社區,所以,一旦Linux能夠獲得更大範圍的統一,那麼將煥發出巨大的能量,Linux想要盜取Windows的美夢將不再困難。
訪客
 

回到 KDE 一般討論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

cro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