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什麼我喜歡KDE?

發表回覆

確認代碼 (前四碼)
請正確輸入它所顯示的代碼 (前四碼),不必區分大小寫。
表情符號
:-D :-) :-( :-o :-? 8-) :-x :-P ;-) :ooops: :crying: :mygod: :mrgreen: :sleep1: :finger1: :D :) :( :o :shock: :? 8) :lol: :x :P :oops: :cry: :evil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!: :?: :idea: :arrow: :| :kuso_1.01: :kuso_1.02: :kuso_1.04: :kuso_1.05: :kuso_1.06:
顯示更多表情符號
BBCode 允許使用
[img] 允許使用
[flash] 禁止使用
[url] 允許使用
表情符號 允許使用
主題瀏覽
   

展開瀏覽 主題瀏覽: 為什麼我喜歡KDE?

為什麼我喜歡KDE?

文章訪客 » 週日 3月 27, 2011 11:33 am

High Intergration, Expansibility and Free.

今天看了一篇十分激動的批駁Gnome 3的文,裡面吐嘈點眾多,有些甚至不一定有什麼說服力,很明顯的反應過度……不過使得我產生了想表達我對KDE的看法的衝動。

在諸君懵懂無知的年代,想必很多人是從Gnome開始的,我很老的一篇blog寫過我的路程是Gnome -> Xfce -> Pure WM -> LXDE -> KDE。

我是很注重UI的集成度的。如果整體介面有哪裡會反映出瑕疵,我可以為了這個原因而拋棄一個軟體。這是我很難使用一些純WM的原因。另外我也不太適應Awesome的調調,當然有人會喜歡,我這裡不是想批駁任何一個人的觀點,只是想闡述我選擇桌面的原因。

首先從換WM這件事情說起。

在我還在用Gnome的時候,那大概還是2.24吧,那會compiz很pop。於是我也想用compiz。好了,如何替換掉metacity?那 會幾乎是唯一能夠搜索到的答案,就是fusion icon。其實fedora有一個可以切成compiz的小工具,但是它啟動的compiz沒有載入ccp外掛程式,導致強大的ccsm不能使用。 fusion icon其實僅僅是手動替換了wm,metacity是在啟動之後被kill掉的。

後來發現gconf裡面有個可以設置wm的地方,不過還要在非常非常隱蔽的地方,加入一個desktop檔,才能設置自己的。(其實KDE也是靠desktop file,不過區別還是很大的,後面講。)

後來為了傳說中的速度選擇了Xfce,不過不爽的就是thunar的fm功能微弱了,掛載亂碼,沒有其他協議集成……我那時還很happy的給 exo打patch,用來修復掛載亂碼。xfce的wm非常好換,replace之後,save session,下次啟動就會是另外的wm了。xfwm的設置也很豐富,和metacity不可同日而語的是,metacity把composite功能 也藏在了gconf裡面……這該有多蛋疼才能幹出這種事情。以至於我看到gconf(啊現在是dconf了對吧?)-only的事情,就忍不住發笑。你確 認這不是……Windows註冊表?

LXDE的話,因為wm是obconf,設置上也可圈可點,雖然功能微弱了點。另外就是LXDE的logo太醜……我難以接受。

用KDE是趕上了KDE4,KDE3其實真的我也用過一段時間。不過沒什麼太深刻的印象,因為很少進嘛。

在換WM這件事上,KDE表現的非常慷慨,首先設置中有一個地方可以設置預設程式,如果你安裝了某個wm,就會出現在下拉清單裡面(雖然是 desktop file描述,但是kde預置了幾個,compiz,openbox都有的),而且還設置好了配置程式的按鈕,可以直接啟動設置程式(雖然compiz的 那個不幸被寫成了simple-ccsm……)。

對於很多喜歡Pure WM的人來說,他們喜歡的是可定制性,而KDE其實完全有不輸給他們的可定制性,而且更加簡單明瞭。

KDE的靈魂,在我看來是kpart。kpart是創造整個KDE的根基。它造就了統一風格的設置介面,統一風格的檔流覽。例如 katepart,用的非常廣泛,在kate,kwrite,kdevelop裡面都有,但是他們依然保持了各自的特點。像嵌入終端,只要konsole 的kpart就好,無論是放在dolphin/konqueror,還是寫個plasmoid,或者全新的程式yukuake,都不在話下。ark的檔 預覽,圖片,pdf,文本,都完全ok。而且你還可以在設置裡面選擇嵌入式檔流覽採用哪個kpart。聲音系統,也因為phonon,在 amarok,dolphin,dragon,等等程式中都使用了同樣的介面。

使得KDE的各個部分能夠完美的結合成一個整體。為什麼要發明不必要的輪子?KDE中已經有了無數可以利用的機制。例如新近的一個播放機 bangarang,算是第一個中繼資料靠nepomuk管理的音樂播放機。(Amarok為了跨平臺暫時還沒有這個功能,不過也有人寫了一些代碼)。

在KDE中,很容易感受到的就是Everything Under Control,and Easy to Control。我不用掘地三尺才找到某個功能,也不用擔心某個功能無法設置。我可以選擇各種各樣的介面,對開發者來說可以利用無比豐富的機制來創建自己 想要的東西。而且不必擔心它和系統集成的不好。

而且我可以自由的選擇,KDE包容的態度使得“只有想不到”這件事成真了。KDE確實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,在縮短桌面的隔閡直接做出了無數努力。不 喜歡WM,可以換。不喜歡FM,可以換。在上次看到的digiKam教程裡面,digiKam是運行在Ubuntu的Gnome的桌面裡面的。而且集成的 很好。KDE4帶來的Get New Hot Stuff和opendesktop.org的集成更是一個亮點。甚至如Nihui那樣,把Plasma替換掉,開發個自己的桌面,都是可以的。KDE不 會在你想要做某件事的時候,對你說“呃,這樣不行”,而是“好的,去做吧!”。

這是KDE帶來的可能性。

https://www.csslayer.tk/wordpress/kde/% ... %EF%BC%9F/

回頂端

cron